教师作品

2020年09月28日 同心作文:小漆老师

那两年,我高考

        像我们的人生多波折多磨难一样,我的高考也不曾一帆风顺,这种一次便足以刻骨铭心的经历,我经历了两次。
        农村人大多是迷信的,可这种迷信,更像是一种信仰,让无处皈依的精神世界有些附着,让那些朴实的人,有所寄托,尤其是遇到人生大事或遭遇重大变故时,人们总要去庙里,或者去神仙婆婆那里,求神拜佛,以获得一种启示,来禳除灾难。像高考这种足以改变命运的大事,更是要多祈福。我始终不觉得这是一种愚昧。上学的时候,我和我哥哥同一级,第一次高考前,母亲听说深山里一大仙很灵,就专门去了那里,询问大师仙此次高考我和哥哥能否榜上有名,大师盘腿坐在坑上,一脸肃穆,像一尊佛像。他告诉母亲,我哥哥将会中榜,而我则名落孙山。母亲当场就笑了,这无疑是对大师的冒犯,大不敬,但母亲实在是觉得大师说的离谱。因为我一直是个懂事乖巧,踏实认真的孩子,成绩自然也不差,学习的事从来都没让母亲操心过,我是母亲的骄傲,是全家的希望。我哥则相反,虽然聪明,但是懒散,学习拖拖拉拉,一门心思在玩上,初中的时候我俩同班,一次开家长会,母亲和老师交流,一提到我,老师就眉开眼笑,对我是赞不绝口,接着提到我哥,立马脸色变了,一脸阴沉,感觉狂风暴雨就要来临,母亲真是哭笑不得,一半欢喜一半愁。所以母亲觉得荒诞,怎么可能我没考上,哥哥反而考上,这简直是一派胡言。母亲有一种欺骗感,大仙在她心中神圣的形象轰然倒塌,她扔下一些香火钱扬长而去。
        可是我终究名落孙山了,二本499的分数线我考了479,仅差20分,多么荒唐,多么令人不甘,要是再多十分,我便可以征集志愿,再作对几个选择题,我就可以踏进我梦寐以求的大学,或者。我可以差很多,差到我没一丝丝的奢望。可是人生哪有什么如果,命运就喜欢这么捉弄人,它让你经受炼狱般的煎熬,如果你足够坚韧,便可以涅槃重生。只是,这是我很久之后才悟到的,可那个时候,我只有无边无际像大海般无涯的痛苦,我很害怕,自己会在里面沉没。那年我考了我们班的第七名,只有前两名考上了本科,直到我去了一中补习,直到我上了大学,直到我远离甘肃,来到繁华的都市,才知道,我们的教育如此落后,升学率低的可怜,在那些大学生多如牛毛的地方,我卑微到无地自容。可是,在我们那贫穷落后的大山里,大学生比金子还珍贵,还稀有。
        没有人责怪我,谁都知道,我为了高考拼尽了全力,她们不忍心,说我一句,所有人都在安慰我,说我已经考的很不错了,。可是,我没法原谅自己,我想起父母亲穿着脏兮兮的衣服在工地上干活的场景,我想起母亲被人欺辱的场景,我想起我遭受的冷落,我想起母亲为了给我转学低声下气求老师的场景,我觉得我没考上,我有罪,家里人只盼望着我考上大学,她们可以抬起头来,在村中,在亲戚中有尊严,有底气的活着。她们没有责怪我,我却感受到了他们内心的痛苦和失落,这失落,像无形的空气,看不见,摸不着,却裹挟着你,你身在其中。
        哥哥去了一个大专,终究也是上了大学,大师的话不假,我选择了复读,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复读,不管是对家里人来说,还是对我来说,我必须考上,必须是一个大学生,这样,才对得起父母这么多年辛苦的养育之恩,才可以给那些曾经看不起我们的人狠狠地,漂漂亮亮的一巴掌,那些人,曾诅咒我,如果我考上大学,河水就将倒流。我太想走出这重重大山,走出那个让我倍感孤独的家,那里,太清冷,没有父母,同龄人已大多婚嫁,我只能与满天星辰相伴。可是,就是因为背负了很多,就因为我太想出人头地,所以我的复读之路,格外地艰辛。
        我从来不觉得读书是一件很苦的事,比起像我们的父辈一样,整天面向黄土背朝天的劳作,我觉得学习是无比幸福的事,我想起自己每年夏天在烈日下曝晒,艰难地割比我还长的油菜子,我想起自己每次爬山背小麦肩上勒出的伤痕,我记得自己每次弯腰锄地,锄着锄着就生发出的疲倦感,比起这些,学习累吗?不累,可是复读的那一年,我却累到精疲力尽。那样的日子,我永远不想再经历第二次。
        即使在将近一百多人的班级里,我的成绩也没有落后过,按理来说,我考上大学不曾有任何问题,一中的老师知识渊博,循循善诱,我学到了很多。我总觉得,只要我努力,一切都没问题,我本来就不差。可是,我开始整夜整夜的作噩梦,每晚,我都在梦见与人厮杀,要么我被别人杀死,要么我杀死了别人,在梦里,我清醒的看到血,红红的,流了一地的血,要么我独自一个人走在桥上,桥下,是万丈深渊,我必须小心翼翼地走才不至于跌落,梦境太真实,我每每都会吓醒,然后在空荡的夜里号啕大哭,梦里的那种恐惧,渗透在我的每一寸肌肤里。可是天亮后,我依然正常的上课,争分夺秒得学习,不放过一点点时间。夜里,又在噩梦中沉沦,补习的那年,我整个人迅速瘦了下来,我像一个纸人,在风中晃荡,我曾给别人说过我的梦,她们说,是我压力太大,担心自己考不上,我立马反驳,因为我笃定我能考上。她们说,可能你心中没想,但是你的潜意识在想,那时候我不懂什么潜意识,上大学的时候看弗洛伊德的书,才知道梦是潜意识的表达,心理学大师弗洛伊德有一个著名的冰山理论,他认为人的心灵即意识的组成仿佛是一座冰山,露出水面的只是其中一小部分,代表意识,是我们可控的,而埋藏在水面之下的绝大部分,则是潜意识。是我们无法控制的,在正常的时候情况下,是比较难以窥见潜意识的运作的,那些,这些被压抑的强烈的潜意识,就通过梦展现出来,换句话说,那时候,我背负的太多,太痛苦,一直处于高压状态下,只是我自己不觉得。
        第二次高考的前两天,姑姑去了庙里,她是个虔诚的信佛之人,庙里大师告诉姑姑,高考的时候,我如果上身穿白衣,下身穿黑衣,则一定中榜,姑姑甚至把她在庙里求的玉佛带在了我脖子上,以保佑我高中。于是,高考前一天的早上,母亲带我买了白衬衫,黑裤子,作为经年读书的我,虽不愚昧,但我也是迷信之人,大概,那个时候,任何一根救命的稻草,我都要抓住。可是虽然穿上了大师指点的衣服,带上了开过光的玉佛,我依然焦虑不安,我开始吃不下饭,整整天吃不下饭,母亲变着法子给我做了各种各样的饭,可是我一看到饭就想吐。母亲也不吃,一直陪着我,我一直处于恍恍惚惚的状态,直到表妹说了一句,我不能太自私,我不吃饭,让母亲也跟着我受罪。我看了看母亲,母亲一脸疼惜,眼神里溢满了担忧,这对我是一次煎熬,对母亲何尝不是呢,我如梦清醒,勉强自己吃了一碗浆水面。对,我不能在最关键的饿着自己,可是夜里,我又开始失眠,我睡不着,怎么也睡不着,我内心充满了焦虑,还没开始考,我就已经设想考不上的后果,如果考不上,天下人都会耻笑我,耻笑我的父母亲,这样越想越清醒,越没有睡意,凌晨一点,才精疲力竭,睡去。
        第一天考语文,语文一直是我的强项,可是有好几个选择题,我始终拿不定主意,总觉得每个答案都对,一直改来过去,结果,好多题改错了,考英语的时候更糟糕,明明记得自己之前做过类似的题,可绞尽脑汁也想不起答案,只好作罢,可是一出考场,便想起来答案,当场崩溃,数学就更不用说了,后边的大题没一点思路,空了很多,文综也不满意,总觉得很多题自己模棱两可,反正每次出教室,我都是一副天塌下来的感觉,一见到等我的母亲,我就忍不住想哭,我发挥失常了,我觉得自己考没戏了,母亲看我那么难受的样子,也以为我考不上了,但母亲没说,她好像笃定我不会输。
        等成绩的时候最煎熬,可是却没有第一次煎熬,第一次还尚存一丝生机,这次则是万念俱灰,我整天蜷缩在家里,什么也不愿干,一直睡,实在饿得不行,就吃一点东西,夜里,便瞪大了眼睛,陷在一种深深的无望感里,家里人一直小心翼翼的照顾我,只是我变得沉默寡言,我开始在精神上自我毁灭,原来自己摆脱不了命运的束缚,我不再信奉努力就有收获这句一直催我前进的箴言,更是对哪位大仙充满了鄙视,我开始对一切失去兴趣。我想起自己补习时期每日做的噩梦,人活着,真的很难。对我来说,等成绩的考完到出成绩之间的那一段日子,是我人生的至暗时刻,漫长,孤独,绝望,我像是独自走在一个长长的隧道里,没有光亮,没有希望。
        可是我却中榜了,没有考上我当初设想的一本,却也是普通二本,我考上啦,我激动的大喊,赶紧把消息告诉家里人,我们一家人开心坏了,笑着笑着,就哭了,这一切,来得太艰辛。
        我成了村里第一个女大学生,多么光荣,值得人骄傲的事,那么从不正脸瞧一眼我们家的人,突然变得分外热情。所有人都希望我妈开一个升学宴,好好庆祝一下这大喜之事,我妈却谢绝了,就这样平平静静的,我妈太知道一些没考上的人的感受,我的升学宴,对他们来说是一种残忍。而且,我们习惯了被人冷落,习惯了安静的过日子,何必大费周折,兴师动众。
        报考的学校离家很近,从家里四小时就可到学校,但父母亲还是送我到了学校,我们报道的那天,烟雨蒙蒙,一切都美得不像话。
        我在异乡时,总有人说我像江南女子,温婉安静,不曾有北方的粗犷,可是我骨子里,却像家乡的麦子一样柔韧,我庆幸,我终于因着读书,因着不屈不饶的精神,走出了大山,走向了广阔的世界。
          
 
同心作文抖音号
同心作文新浪微博
同心作文公众号

同心作文

同心智学院公众号

同心智学院

同心网校公众号

同心网校

同心作文熊掌号
同心作文头条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