宅畔置一馆,栀花两三枝,馆中同心友四五人,独抒性灵,非从胸臆流出,不肯下笔,此之为同心作文。


       同心作文源自对袁中郎的无限推崇,主张文随时变,存真去伪,文中的情致趣韵让读者和文者"同心",触碰灵魂,撞击心怀,心之所向,同于初心。


       写作更是独抒性灵,不拘格套,他不是一种负担,非从胸臆流出,不肯下笔,是生欲吐之言,直写性情。只要“天下之慧人才士,始知心灵无涯,搜之愈出,相与各呈其奇,而互穷其变,然后人人有一段真面目溢露于楮墨之间”。彼同心相向,预言之灼灼,情之切切,言而有心,墨下生香。